說真的,不知道是哪一個理由決定
一直到戴上安全帽,騎出巷口之前
心中其實還是有著猶豫
那是一段不短的路啊,要花掉的油錢、時間
那個曬死人的太陽
那個交不出來的報告
但是隨著越騎越遠
遠離了高雄
進入了記憶中的那一段省道
看的,想的,便只剩下那段一年、兩年、三年前的記憶
不快不慢的速度
我催動著機車油門,迎著風,頂著不算燦爛的陽光
放任思緒在時空之間奔馳,在喜怒悲哀之間跳躍
偶而回到現實的一點抱怨---我怎麼才騎到這裡?

那一句老掉牙的肥皂劇台詞:景物依舊,人事已非

再次經過那段路,距離城市一點小小的距離
看著眼前的路一段段的被吃下,吐出一點機車的廢氣
隔著全罩安全帽依然擋不住的鄉間氣味

看到在這條路上,我的,曾經猶豫不決的軌跡
像是蛇行,或者緊急煞車
從一個看戲的眼光,去看,那個像是在舞台上表演一樣的
一年、兩年、三年前的自己的影子

不管是為何而吃,我還是步上了覓食的路徑
一邊反芻,一邊吃下新的獵物
品著新舊雜陳的味道,吐出了兩個字的感想

噁心!

張嘴,吐出反芻的食糜,嘴裡留下一點詭異的鮮味
用海水漱口,洗掉氣味,然後,張口大嚼
吞下一種全新的味道
露出參差的牙,嘴角微微上揚
一種滿足

回程
依然單身上路
飽足的暢快感取代了來時路上的半帶猶豫
輕快的奔馳過---我已經到這邊了啊!

是,這就是我要的
當行路的本身就是一種無可取代的樂趣
當某一部份的心態又重新啟動
儘管因為逞強而弄得全身酸痛
那也不過是為了換取這個暢快所付出的小小代價

散心,不過如此
簡單的兩字,暢快的享受
放任思緒的奔馳,暢快豪情的放肆

在兩百公里之後的追逐、覓食之後
我飽了

不過兩斤牛肉夠飽,我更可以吃下兩頭牛!

創作者介紹

迷走,新生

seal99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