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心
可以容納多少的過客?
可以承載多少的情緒?
可以散發多少的熱力?
可以跳動多少的節奏?

曾經我有過厭煩
當我覺得
迎接著不為我停留的停留
目送著不為我離開的離開
是一種對我偽善的懲罰

曾經我感覺無力
當我無力
負起我承受不起的情緒
呵護我無動於衷的傷痛
是一種自私的覺醒

我想知道我的定位
我對於來來去去的過客感到憤怒,也為自己感到悲傷
過客不為我停留,遊子不為我啟程
我不是歸人的期待,我只是流浪的驛站

我懷疑
一顆心
可以有多少的包容
可以承受多少的失望
當幕落之時,我是否有現身謝幕的權力

其實我在猶豫
我到底應該抱持怎樣的情感
我到底能不能看見終止漂流的彼端

作為同在汪洋中的飄浪的浮木
妄稱擁有作為驛站的力量,卻忘記自己正在逐漸腐朽
也許形式依在,但是那個不知是否存在的靈魂
正在逐漸的散失

經過飄浪的浮木
究竟會精鍊出堅韌的質地
或者屈服於逐步的腐蝕

心的容量
是無限,還是臨界

在迷忙之中,我逐漸對心失去知覺
是受傷?是冷漠?是逐漸堅強?或是慢慢消失?

可供選擇情感的選項
正在逐漸減少
創作者介紹

迷走,新生

seal99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