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西斜
儘管還有兩站半的樣本冰在冰箱
還是一點都沒有想去實驗室工作的念頭

大概是
如果週末沒有在十點鐘出門,就一天不會想出門了

東西是不難做,反正做那麼多次也都熟了
只是現在很難鼓起勇氣把自己從輕音樂和小說之中拖開
去面對一直沒有喜歡過的工作

也不敢就這樣放自己一天假
把堆在硬碟裡很久的電影給看一看,該砍掉的就砍掉
或者放心的去玩電動
只是不斷的拖著時間,慢慢翻著終巡者

講定好的約會所帶來的期待和安心的效果
似乎有點消退
也差不多,兩天了
但要說消退還是增加,自己也抓不準
想不出一個她拒絕我的理由
想不出一個她接受我的理由
似乎就是一場漫長的考驗

能走到多遠沒有人知道
好的是,並不介意走下去,無論這可能要走多久
沒有所謂的希望或絕望,有的是意志,不是嗎?

就當作是在上場前的休養吧
能夠像小說主角一樣
幽雅的閱讀、聆聽、淺酌
雖然實際上的情況跟意向相差個十萬八千里
氣質上的窮酸學生,偶而也想故作風雅

總有一天會找到自己真的雅痞的風味



創作者介紹

迷走,新生

seal99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